新闻资讯
旅美华人:美国的糜烂令人绝望(深度好文)
发布时间:2021-08-05 00:13
  |  
阅读量:
字号:
A+ A- A
本文摘要:美国政府糜烂吗?我的看法:美国政府极端糜烂,无可救药。不要以为我在开顽笑,读完这篇文章,你就明确美国的糜烂的运行机制了。本文作者:李新野,旅美华人,文章泉源网络,内容略有修改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 如果说像中国泛起的那种“普通人给公务员塞钱,换取公务员让你服务利便”这种直接的糜烂,美国是基本没有的。纵然零星有,受贿的公务员也会很快被捕,入狱。 美国对直接糜烂的处罚十分严苛。我刚到美国的时候,发现美国政府、医院、学校等等所有单元的服务都十分正规。

华体会官网

美国政府糜烂吗?我的看法:美国政府极端糜烂,无可救药。不要以为我在开顽笑,读完这篇文章,你就明确美国的糜烂的运行机制了。本文作者:李新野,旅美华人,文章泉源网络,内容略有修改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如果说像中国泛起的那种“普通人给公务员塞钱,换取公务员让你服务利便”这种直接的糜烂,美国是基本没有的。纵然零星有,受贿的公务员也会很快被捕,入狱。

美国对直接糜烂的处罚十分严苛。我刚到美国的时候,发现美国政府、医院、学校等等所有单元的服务都十分正规。执法规章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,不会给你居心找贫苦,更不会跟你吃拿卡要。其时我以为,美国真的是廉洁的国家。

可是,随着生活阅历的增加,逐步地接触社会顶层,我才发现,美国的糜烂其实是系统性的、无处不在的。如果仅仅把直接糜烂看作糜烂,那么美国是世界上最清廉的国家之一。可是从本质上讲,糜烂其实就是权钱生意业务。

如果根据这个尺度看,美国极其糜烂。权钱生意业务由两部门组成:第一部门是行贿;第二部门是以权谋私。

先说说在美国如何行贿。在美国,普通人直接给公务员塞钱是很严重的犯罪行为。可是你明白门道的话,有上万种方法可以正当行贿。

华体会官网

许多谜底说的竞选捐钱其实只是最表层的行贿方式,竞选的经费实际上还没法灼烁正大地进官员小我私家的账户。特朗普有一个丑闻,就是他用竞选经费给他叫过的一个色情片演员付封口费。他的私人状师麦克科恩也因此入狱。

其实最简朴的行贿方式,是邀请演讲。好比说你想要行贿一个官员,你不能直接塞钱,于是你就请他来你们公司演讲半个小时一个小时,然后就正当地给谁人官员几十万上百万美元的进场费。这些都是属于官员的小我私家正当收入。

好比在2013年到2014年,希拉里在高盛、摩根斯坦利、德意志银行划分做了一场演讲,每次演讲的进场费都高达22.5万美元,一共讲话三个小时,67.5万美元就进账了。共和党的妮基黑利(Nikky Haley)在去职后每场演讲进场费也是凌驾20万美元。另外一种行贿方式,就是建立慈善基金会。

好比克林顿、特朗普都有以自己命名的慈善基金会。利益团体想要行贿克林顿、特朗普的话,就给他们的慈善基金会捐钱。

而实际上,这些基金会实质上都是克林顿、特朗普控制的私人小金库。他们只需要拿出一小部门用于慈善,剩下的就可以用于他们的日常花费,美其名曰“行政用度”。好比克林顿和希拉里的女儿切尔西(Chelsea Clinton),直接就是克林顿慈善基金会的主席,从基金会拿着巨额人为。

这样子,利益团体不仅可以灼烁正大的行贿,甚至行贿历程自己,都被美化成“捐钱”、“慈善”。另有许多美国政客在上任前或者卸任后都在大企业内里当高管、董事会成员、照料等职位,许多职位每年都有几百万甚至几千万美元的人为。

这种在企业高管和政府高官之间无缝毗连的行为,在美国被称之为“旋转门”(revolving door)。好比川普的第一任国务卿蒂勒森,曾经是美孚团体的董事长兼总司理。又好比小布什的弟弟杰布布什(Jeb Bush)在卸任佛罗里达州州长之后,当上了一个医药公司的董事。虽然这些公司并没有直接对在任政府官员行贿,可是在这种潜规则下,官员直接就是那些公司的人。

在“退任后就能回大企业领高薪,永享荣华富贵”的预期之下,那些官员就会在任内“自愿、公正”地制定出有利于那些大企业的政策。固然了,只有行贿而没有以权谋私的话,并不能完整的组成权钱生意业务。而美国以权谋私的方式,远远比行贿要来得隐蔽。凌驾九成的美国人无法明白美国以权谋私的方式(这些人以为,美国政府没有以权谋私,希拉里演讲费高只是因为她是明星,而蒂勒森之前是石油公司CEO,证明晰他能力出众,更有资格当国务卿)。

而美国以权谋私的方式,就是拿钱立法。总结起来可以分成两种第一,把不合理的事情正当化;第二,把合理的事情非法化。

把不合理的工具正当化,就是把原来在任何社会都是非法的、不行接受的事情正当化,让利益团体能够获取暴利。其中最显着的例子,就是毒品正当化。大麻这种致幻性比力小的毒品只是小意思了,吸大麻在美国已经和吸烟一样普遍了。

华体会官网

而美国现在最严重的毒品问题,其实是鸦片类(opioids, 阿片类)毒品。现在美国吸鸦片类毒品的人凌驾一千万!也就是约莫3%的美国人都在吸鸦片。

与之相对比,清末全中国吸鸦片的人,实际上只有300万到400万左右。现在美国吸鸦片的人,是清末中国的三倍。

绝大部门美国人吸食的鸦片类毒品的泉源,实际上都是在美国正规出售的“止痛药”。美国的药厂,以“止痛药”的名义,把鸦片类药物正当出售。美国许多医生,看到每一个有病痛的病人,都随意开鸦片类止痛药,给他们下毒。

你有风湿性枢纽炎?吃鸦片止痛!你有腰椎间盘突出?吃鸦片止痛!你有肌肉酸痛?吃鸦片止痛!于是,许多人在遵医嘱吃完止痛药之后,便鸦片上瘾。无奈之下,只能回去看医生要求更多的止痛药,医生和药厂便因此赚的盆满钵满,而没有任何的执法结果。

效果即是造成了美国每年凌驾7万人因为吸毒过量死亡。更令人震惊的是,连美国的大学生都开始被毒品侵染了, Monitering the Future研究陈诉宣布的数据:1、41%的学生使用过非法药物;2、38%的在校大学生实验过大麻;3、4.6%的大学生日常使用大麻;4、三分之二的学生相信大麻使用并不危险。其中最污名昭著的药厂,即是普渡制药(Purdue Pharma)。这家人生产的鸦片止痛药奥施康定(OxyContin),造成了无数人鸦片上瘾。

而普渡制药的首创人赛克勒(Sackler)家族,把他们贩毒赚来的黑心钱一小部门用来买文物募捐博。


本文关键词:旅美,华人,美国,华体会,的,糜烂,令人,绝望,深度,好文

本文来源:华体会-www.beatsbeans.com